搜索

北京世园会里的一串红:国产花的逆袭

[复制链接]
农产品交易 发表于 2019-5-13 09:4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农产品交易 2019-5-13 09:47:14 5186 0 显示全部楼层
北京世园会里的一串红:国产花的逆袭
奥运圣火“一串红”
  北京世园会里的1200余种植物,有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植物。可开12种不同颜色花朵的“一串红”,是其中的明星品种。
  “有17个‘一串红’品种盆花应用于世园小镇、北京馆内的展示,全部是我们自己研发的品种!”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花卉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董爱香很自豪,因为现在很多花卉公司用的“一串红”都是他们研发的品种。为了打破“一串红”的国外垄断,她的前辈及她的团队用了20多年。
  在园艺界,中国已不再只是世界种质资源的提供者。随着自育花卉研究的发展,中国的植物自育品种逐渐被大量生产和应用。
  花农家里的意外发现
  从1990年亚运会之后,北京就开始研究“一串红”的引种选育工作。2002年,从中国农业大学植物营养专业毕业的董爱香一到单位,就跟着前辈进入“一串红”课题组,从此与“一串红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  万寿菊、矮牵牛、“一串红”,这是做花卉花坛景观的“老三样”,是最常用的草花品种。“一串红”的花色鲜艳,观赏性好,又符合中国人对红色的喜好,是别的花卉不能取代的。但很长一段时间,各个花卉公司用的“一串红”选用的都是国外的品种。当时国内做“一串红”育种的特别少,国内种出来的开花晚,花开得高,不适合盆栽。国外引进的“一串红”品种开花早且整齐,一下子就受到了欢迎。只是这些“一串红”虽然观赏性好,但夏季耐热性差,景观效果不佳。
  因此,课题组一直想找适合北京气候特点的“一串红”新品种,他们国外国内到处搜集“一串红”资源,拿回来自己引种、再育,做性状观测。
  董爱香也经常全国各地跑。四五年前,她和课题组成员一起去了山西太原的一个花农家,走进“一串红”的种植地,董爱香一眼就看中了一株!
  她至今还记得,那是一株特别的“一串红”,外观非常大,分枝能力很强,花也特别大,“别的可能就分10枝左右,它分了得有五六十枝,一看就是好材料!”董爱香他们征得同意后精心地把这株花从地里挖出来,当宝贝一样带回了北京。
  简直是惊喜!他们通过测基因水平、测染色体性状等做了一系列分析后,发现这株“一串红”是一个花器官融合的多倍体材料,由花自身变异产生甚是罕见。
  “一般的‘一串红’一朵花只有一个柱头两套花药,但这个变异株一朵花有三套花器官,这为培育大花的‘一串红’品种提供了很好的材料。”董爱香一直相信,多走多看,走的地儿多了,肯定能发现好东西。
  大概在三年前,课题组成员有一天在试验地看到了一株“一串红”竟然不结种子。仔细观察后发现是花药不散粉,一直闭合着。把它放在显微镜下一看,课题组成员惊呆了,因为这株花的花药里面,根本没有花粉。大家赶紧研究分析,得出结论:这可能是一个雄性不育材料。成员们都兴奋了,因为有了它,就有可能培育出“一串红”F1代的种子来。“我们的目标就是生产‘一串红’的F1代种子,为此一直在苦苦寻找材料。”
  所谓的F1代种子,是通过人工杂交出来的,其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度整齐,观赏性非常好,优良特性不少。像万寿菊、矮牵牛等草花品种,都是通过人工杂交产生的F1代。
  “一串红”本是自交的植物,没有F1代,所以其观赏性状不如有F1代的其他草花品种。董爱香和成员们这次很有信心,因为之前万寿菊F1代的产生,就是国外的团队发现了一株没有花粉的花药的材料,而后通过人工选育做成的,这个过程很类似。
  果然,“一串红”的F1代顺利产生,育种开启了一个崭新时代。
  “一串红”不再只有红色
  培育“一串红”的良种,是董爱香的前辈一开始就在做的事。董爱香刚接触草花品种时难免好奇,慢慢做下去,发现越做越喜欢,经常遇到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  “一串红”新品种选育,是一个较长的过程。育成一个新品种通常需要杂交选育6代以上,每年3季不停地开展杂交、选种工作。每年种下来的,要挑选最好的用来制种,留着来年再继续播种。而每年都要想方设法更新种子,因为如果年年都一样,种子的性能就逐渐退化了,自然没法选育出良种。
  2008年前,董爱香和她的前辈在各个“一串红”的苗圃里搜集资料,看到不错的就拿回来做性状分析,再不断地进行培育、优化。“奥运圣火”就是那时候选育出来的良种,因为它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被大面积使用,所以有了这个红火的名字。
  以往国外的“一串红”品种,花期大概只能持续两个月,尤其到了夏天更短。而北京奥运会是在夏季举行,自育的“奥运圣火”的花期可以持续将近6个月,完全符合奥运会前后的景观布置要求。
  还记得培育“奥运圣火”的夏天,董爱香和同事一到中午最热、最晒的时候,就“泡”在地里观察“一串红”的状态,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。虽然戴着草帽,也擦了防晒霜,但紫外线实在太强了,董爱香被晒了一脸的黑斑,再也没消退。从那以后,她开始对紫外线过敏,现在和同事夏天再去地里总是全副武装,脸和胳膊都得包裹好,“我们宁愿热死也不敢再晒了!”
  良种的培育,是个需要不断进行杂交的繁琐过程。董爱香他们发现“奥运圣火”花开得有点晚,就想着再优化。他们选了一个国外的品种和“奥运圣火”进行杂交,没想到,杂交出来的新品种不仅花开得早,而且抗性更好,枝株更紧凑,观赏性也进一步提升。这个品种就是后来花色更艳丽的“京妍”。
  为了丰富“一串红”的花色,董爱香又选了国外的一个复色花卉和“奥运圣火”杂交。“国外的那个颜色太浅,想改进一下,同时又想看看复色的花卉和单色的杂交以后,花色分离会是一个什么情况。”每次进行杂交育种之前,董爱香的内心都充满了期待。
  种下去的第一批,花色没有分离,开出的花还是红色。继续种!观察完新收获种子的性状后,董爱香和课题组成员又将它们再次种下。这次种了300株,惊喜来了!“花色开始分离,红色、粉红、浅粉……没想到花色会分离得这么丰富!”自此,“一串红”告别了只有红色花朵的时代。
  基于“奥运圣火”的成功选育,董爱香和成员们不断以“奥运圣火”品种为母本,采用不同花色的“一串红”为父本进行杂交,陆续选育出了十余个新品种。新品种不仅丰富了花色,还继承了老品种长势强,耐夏季高温、高湿、强光照等优质特点。
  包括“奥运圣火”在内的17个新品种现已全部获得北京市良种证书,良种种子和种苗还被迅速推广销售到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,打破了国外花卉育种公司对我国“一串红”种子的垄断局面。
  首绘基因组图谱
  为了更好地继续开发“一串红”品种,去年董爱香课题组用自己研发的“一串红”为材料,完成了“一串红”高质量的基因组图谱绘制工作,这是世界花卉基因组学研究领域的一次新突破。
  植物基因组图谱,就是把植物基因组在染色体上的分布排列顺序等,综合在一起而绘制出来的图谱。有了这个图谱以后,能够更加灵活精准地开展育种工作,加快育种进程,提高育种水平。“这就相当于‘一串红’的地图分析,性状、颜色不同是由哪些基因决定的,据此一目了然。”董爱香说。
  不久后,《Gigascience》杂志在线刊登了董爱香课题组的研究论文,首次公布了“一串红”高质量基因组图谱。这对董爱香团队来说是一个大喜讯,更是植物基因组学研究领域的一项重要成果。
  墙外开花,墙内能“香”吗?
  其实,刚开始出去推他们自育的“一串红”新品种时,没少碰壁。“根本不理我们,花农他们都用国外的种子。”董爱香看花农嫌种子麻烦,就送上种好的小苗,还免费帮忙种上,提供播种、育苗、施肥等一条龙服务。
  看着董爱香他们种的“一串红”越长越好,夏天开花时间也比国外的长很多时,花农纷纷点赞,开始接受。口口相传,越来越多的花农慕名而来购买他们自育的新品种,种子曾一度卖断货。
  多年来,董爱香每天早上一到单位,第一件事就是去地里溜达一圈。将“一串红”的小苗、大苗通通看一遍,看看哪些花需要施肥了,哪些花又需要护理了。不走这一圈,她心里这一天都不踏实。
  对董爱香来说,“一串红”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。看着亲手培育出来的花卉逐渐被大家认可,她特别有成就感。
  课题组研发出来的17个“一串红”新品种,现已经成为各地花农和花卉公司的“香饽饽”,市场上很多花卉公司用的都是他们研发出来的新品种。
  为世园会添彩
  去年10月,负责世园会花卉布置的花卉公司来到花卉研究所实地考察,相中了他们研发的“一串红”品种,表达了想拿到今年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上展出的意愿。
  董爱香一听可兴奋了,“你们想要多少就拿多少,我们免费提供!”之前的昆明世园会展出的基本全是国外的品种,现在要呈现的是团队自育的品种,董爱香想想都觉得激动。
  其实在三年前,董爱香课题组就开始搜集整合国内的自育花卉品种,因为延庆和城区的气候条件是存在差异的,他们想看看哪些品种更适合在延庆种植。课题组搜集了包括“一串红”在内的100多个草花品种,在延庆做测试,每个品种种下一到两个平方米的面积。去年的第一批“一串红”在温室种植,等到4月底时挪到了室外,没想到就一个晚上,经历了晚霜的“一串红”基本上全凋谢了。
  董爱香很伤心,好几天没睡好觉。有了这次教训,她叮嘱在延庆盯守的工作人员,今年世园会期间要用的“一串红”,在“五一”之前一定不要轻易挪到室外。
  5月过后,董爱香团队从温室栽出了一批“一串红”,这次他们要看看这些品种在延庆夏季的环境里表现如何,花期是不是能一直持续到九十月份。团队还根据延庆的环境条件制定了一套技术流程,把握好播种、出土、上盆、打顶等关键时间点。
  为了对“一串红”进行整个生长季的观测,为世园会的召开做好充分准备,董爱香几乎每星期都去一趟延庆。今年4月下旬距离世园会正式开幕还有几天时,董爱香又去了一次延庆,看到“一串红”待在温室里好好的,长势喜人,这才放心地回来。
  董爱香总说,我国的花卉品种自主培育虽然起步晚,但再落后也要慢慢起步,必须做属于自己的东西。而育种本就是个积累的过程,对材料、方法、技术的积累。近些年,全国科研院所、企业、个人育种者经过不断努力,已经培育出很多优秀的花卉品种,“这开了一个好头,还需要继续坚持”。
  董爱香团队根据市场需求,进一步优化了“一串红”的品种。考虑到花农在种植过程中需要打顶,必须把主枝的顶打了,侧枝才能生长,一株一株地打费时费力,对花农来说劳动量实在太大。团队找到了一种材料,可以让花农从此不用人工打顶,还能保证“一串红”的主枝和侧枝同时生长。
  最近,董爱香团队在讨论继续丰富“一串红”的花色,红、白、紫、酒红等这些大色系都有了,“目前没有蓝色,也没有特别纯正的粉色,未来我们要实现更多别的花色,步步推进。”想到“一串红”和自主培育的草花品种的未来,董爱香信心满满。
  科技之星
  董爱香
  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花卉研究所高级工程师。自2002年以来,一直从事“一串红”的自育品种研究,相继培育出了“奥运圣火”“京妍”等17个良种。 目前,董爱香团队的“一串红”自育品种正在延庆的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上展出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

农产品交易当前离线
中级会员

查看:5186 | 回复:0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